父愛溢光,照亮我前行的路——文/平橋區 ?應媛

閱讀:6902 2019-07-03 15:14:13 作者:應媛 來源:原創
  午覺剛睡著,父親來電話了,生生將熟睡的我吵醒。  到底要不要接聽?不知從何時起,父女之間竟沒什么話可多說。猶豫片刻,我還是接通了父親電話。因為,遠方的他正企盼著我的回...

  午覺剛睡著,父親來電話了,生生將熟睡的我吵醒。

  到底要不要接聽?不知從何時起,父女之間竟沒什么話可多說。猶豫片刻,我還是接通了父親電話。因為,遠方的他正企盼著我的回應,我是他的女兒,身上流著他的血,我的名字前面也以他的姓為首。

  父親很激動,仿佛剛剛經歷一件大事:“爸爸終于考過了。”話里透著一分解脫后的喜悅,“爸爸是一起來駕校的人中第一個先考試的,一下子就考過了。這年頭考個駕照很難,這次考不過,不知要往后拖到何時才考過啊。”話有余悸,“今年放暑假過來,不用再擠公交車了,老爸開車去東莞火車站接你。”透著慈愛。

  父親接著說:“爸爸老了,生活、工作壓力很大。”居然有一分的勞累,“孩子,你用功學習,一定又沒睡午覺吧?你這孩子……”更有著萬分關愛啊。

  父親沒說完,我卻早已淚奔。這個自以為很了解我的男人,這個為工作奔波貌似不經常關心我的男人,這個已年過五十的男人,此時此刻,我為他落了淚。我不知接下來自己與他說了些什么?大概是些好聽的話吧。父親滿意地掛了電話,最后還不忘加句十分煽情的話:“女兒,你是第一個知道我駕照考過的人。”聽著掛斷電話后傳來的嘟嘟聲,我茫然了。

  其實,我心中向來是敬佩父親的,盡管當著他的面我不愿承認。父親有兄弟姊妹八個,他排行老四,在那個饑荒的年代,父親小時候顯然不能得到多少寵愛,8歲那年到了該進學校讀書的時候,父親卻要給生產隊放牛掙工分,10多歲才背起書包走進課堂,剛讀完初中一年級,卻又因家境窘迫被迫退學務農。

  在那個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年代,上學對父親來說是一種奢望。父親常對我說:“那時候,你爸的作文在班里永遠是第一個寫完的,過后還被老師在課堂上宣讀,讓同學們跟我學寫作文。老師也經常夸我,說我有天賦,將來能成為作家。要是我能多上幾年學,一定能比現在混得好。”

  父親輟學后到了泌陽縣的一個磚瓦廠做了8年苦工,以后便加入勞務大軍來到了東莞。因為沒文化,他只能當一個保安。可父親卻不甘心命運的安排,他近乎盲目的相信自己有著驚人的文學天賦,將他那少得可憐的工資用來訂報紙訂雜志,參加作家函授培訓學習,母親也像“瘋子”似的支持他。我無法想象,父親當時一個月才300元的工資,是如何堅持他那虛無飄渺的文學創作的追求信念。

  生活的土地,不相信空話,只相信耕耘。父親終于成功了,署有“應傳鋒”姓名的稿子開始在報紙、雜志上刊登,我那破落的家門前的郵箱里,漸漸有了報社、雜志社的回信、樣報樣刊及稿費單。

  2002年的夏天,東莞一個鎮政府特招父親到鎮廣播電視站上班,雖然只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鎮廣播站“記者”,但他卻足以擺脫當保安看門這個“苦差事”了,也足以將我從河南老家接到東莞,不至于再繼續做一名孤苦的“留守兒童。”

  因為父親,家里有許多文學雜志和書籍,也給我的童年帶來了無限的樂趣。他經常參加各種文學征文比賽,紅燦燦的獲獎證書越堆越高。

  父親不懂浪漫,土里土氣,甚至連智能手機都不會太撥弄。但他卻能流利地在電腦鍵盤上打字,對待生活從不缺乏自信。如今,他已在東莞打拼了幾十年,兢兢業業,雖然尚不能買一輛屬于自己的車,住進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,可我的心卻非常釋然,這個沒本事的男人,卻用他手中的筆,發散出愛的光芒,照亮我前行的道路。

終審:盧成良編審:孫蘭編輯:劉宏冰
更及時 更接近 更有趣 關注周刊微信號
登陸后可以評論哦,點擊登陸
2017年以太币走势 重庆时时五星3码必中 内蒙古时实时开奖结果 下载北京麻将 免费大发快三在线计划网站 2019年管家婆一肖一码 吉林时时开奖公告查询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江苏快三1000期走势图 六肖中特 印尼五分彩走势图 上海快三投注规则 白小姐开奖结果今期 3d胆拖价格表 广东时时快乐十分走势图 12选5投注查询表 广东快乐十分软件app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