養兒才知父母恩——文/市直 ?姜新福

閱讀:12000 2019-07-03 15:25:22 作者:姜新福 來源:原創
  人們常說,當家才知柴米貴,養兒才知父母恩!這句話一點也不假。在兒子未出世前,很難體會當年父親對自己那份深沉的愛。  去年兒子過十歲生日,他說人多熱鬧一些,我便邀請幾家...

人們常說,當家才知柴米貴,養兒才知父母恩!這句話一點也不假。在兒子未出世前,很難體會當年父親對自己那份深沉的愛。

去年兒子過十歲生日,他說人多熱鬧一些,我便邀請幾家親戚一起吃頓飯。時間過的真快啊,我由父親的兒子,變成我兒子的父親已經整整十年了,這里不僅有角色的轉換,更是父愛在無聲的傳遞……

父親是位老實巴交的農民,勤勞能干的他和母親養育了我們兄妹三人。幾年前,長大成人的小妹自由戀愛遠嫁到河北邢臺,也做了母親。每年暑假,她們一家三口都會回來陪父母住上一段時間,給父母做飯、洗頭、剪指甲。父親非常疼愛叫雪嫣的小外孫女,變著法兒逗她玩耍,歡聲笑語不時飛出農家小院,讓周圍的鄉親們羨慕不已。小妹她們每次要走的時候,小雪嫣就哭鬧著不愿離開。看著父親花白的頭發和母親眼角的魚尾紋,小妹半開玩笑地說,父母是被我們慢慢催老了。

父親那一代人,飽受苦難,卻從未聽他說過。前不久看了軍旅作家張向持的《圣殿——信陽大饑荒沉思錄》一書,才終于明白他們那個年代的煎熬。饑荒發生時,父親才5歲,上面還有兩個姐姐,三姑比父親小2歲,小姑是六二年九月生的。現在想想,他們能活下來已經相當不容易了。因此,我特別崇拜起我的爺爺奶奶來,記憶深處時常浮現出他們的音容笑貌。據說爺爺那時是一名生產隊干部,老黨員,因為在那個年代剛直不阿還被關起來過。真不知道他們在那個艱苦的年代,是怎樣熬過來的。

記得我上高中時,父親在家磨豆腐,每天總是起早貪黑忙個不停。看著父母掙錢如此辛苦,我暗暗發誓,一定要刻苦學習,讓父母早日過上幸福生活。當時我在離家七八公里的石佛高中住校,每個星期回家一次,回去改善改善伙食,再帶些米、咸菜回學校吃。每次臨走時,父母總不忘再給我十塊二十零花錢。三年高中生活,我勤勉自強、積極向上,在班里不是班長就是團支書,還當過學校學生會主席。可命運捉弄人,高考時我因幾分之差名落孫山。

回村小當了三個月聘任老師后,1997年底,我不顧父母勸阻與不舍,報名參軍來到西北軍營。入伍后第二年,父親得了一場大病,內臟出血不止,親人們連夜步行二十多公里,幾個人肩扛手抬把父親送到縣醫院搶救。醫生緊急給父親做了開膛手術,逐個器官排查,卻沒有找到出血點。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,七十多歲的爺爺要給醫生跪下,懇求他們想想辦法救我父親。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醫生再次打開父親的胸腔,最終在十二指腸根部找到一個針眼般的小沙眼,血終于止住了。父親在鬼門關轉了一圈又被救了回來。當然,這些情況是后來我才得知的。父親擔心影響我在部隊學習訓練,一直讓家人瞞著我。

父親不善言辭,性情溫順,向來都是做的多、說的少。從小到大,沒聽父親說過一句愛我的話,也從沒打罵過我,對兩個妹妹亦是如此。比起父親,我確實有愧。在我兒子心目中,我絕對是標準的嚴父形象,訓斥打罵時常有之。這可能與我在部隊工作生活十幾年有關。我總認為,嚴管即是厚愛,子不教父之過,樹不修不成材。可父親常掛在嘴邊的卻是“不打不罵該成氣候一樣成氣候”。看來我得多向父親學習。

父親做過大手術,后來又患上了高血壓等疾病,幾年前我便堅決不同意父親再種莊稼了。可父親是個閑不住的人,做家務種菜園之余,便又養了一些雞鴨。我差不多每個月都要回去看他們,每次臨走時,我的汽車后備箱總會被塞滿父母種的黃瓜、冬瓜、南瓜、辣椒、韭菜、蒜苗之類的新鮮蔬菜,還有他們積攢下來,早早裝好紙箱的老家土雞蛋。

有次見孩子們愛吃小龍蝦,父親便記在心里。老家周圍大大小小的魚塘比較多,一輩子幾乎沒有逮過魚、摸過蝦的父親,居然買回來幾盤漁網,有事沒事下網逮些魚蝦攢著,洗好放在冰柜里冷凍著,等我們回去了才取出來吃。有次母親無意中說露了嘴,有次父親在取漁網時,一不小心滑到水塘里,渾身濕漉漉地回了家。從那以后,我堅決不讓父親再去逮魚摸蝦了。

總感覺父母老得太快,孩子長得太慢。轉眼間,我們已人到中年,父母更是年近古稀,我們能陪伴在父母身邊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。古語云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”,讓我們多騰出時間陪陪父母吧,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每一天。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,而守護才是最真情的陪伴!

終審:盧成良編審:孫蘭編輯:劉宏冰
更及時 更接近 更有趣 關注周刊微信號
登陸后可以評論哦,點擊登陸
2017年以太币走势 河北时时玩法 精准五码中特 内蒙古时时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福建福利快3开奖结果 2码中特期准 赛车单双预测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记录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天 广西快乐十分选号器 pk10庅 新快3开奖结果苏州 广东时时11选5规则 极速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